Discuz!NT|BBS|论坛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贡茶滋味——茶与诗之二 [复制链接]

1#
银光图片

  “春风三月贡茶时,尽逐红旌到山里。焙中清晓朱门开,筐箱渐见新芽来。”

这是唐代诗人李郢的《茶山贡焙歌》中的诗句,描写的是早春茶农采制贡茶的情景。


陈洪绶《闲话宫事图》局部

        贡茶制度开始于唐朝,大约是天宝年间。虽然在周武王时代,巴蜀茶叶就是贡品,但那时的贡茶没有制度化。到了唐代,贡茶遍及五道十七州府,还专置贡茶院,负责制造上等名茶,上贡朝廷,当时贡茶已有十余品目:剑南的蒙顶石花,湖州的顾渚紫笋,峡州的碧涧明月,福州的方山露芽,蕲州的蕲门月团等。

  贡茶特点之一是采得早。所谓“天子未尝阳羡茶,百草不敢先开花。仁风暗结珠蓓蕾,先春抽出黄金芽。”(卢仝《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说的正是在百草尚未开花,春天尚未到来的时节,贡茶已经采摘了。这当然是为了抢新,但不是主要的原因。

  主要的原因是:“一月五程路四千,到时须及清明宴。”(李郢)要赶在清明前送到京城

       为什么?因为宫廷里清明节的祭祀,一定要用进贡的茶叶来作祭礼。



  贡茶的包装自然也很讲究,“何况蒙山顾渚春,白泥赤印走风尘。”(刘禹锡)用特殊的涂料封口,封包上还盖上朱印。

  如此千娇百贵的贡茶到了京城,宫中是什么反应呢?

       “凤辇寻春半醉回,仙娥进水御帘开。牡丹花笑金钿动,传奏吴兴紫笋来。”(张文规《湖州贡焙新茶》)

        可以看出“贡茶到”在宫中也是一件大事,而且是一件龙颜大悦的事

  正因为贡茶如此事关重大,而且要抢时间,所以虽然蒙顶茶“天下第一”,但蜀道难,难于上青天,所以唐代的贡茶院还是设在交通方便的常州宜兴和湖州长兴两郡之间的顾渚。顾渚贡茶院规模宏大,经常征调几万人,曾经每年产茶一万八千多斤。采茶时节,湖、常两郡守会到茶山欢宴,也是一年中的盛会。白居易的《夜闻贾常州崔湖州茶山境会想羡欢宴因寄此诗》,就想象了宴会的盛况,道出了自己因病不能出席的遗憾。



  宋代的贡茶移到了福建建安的北苑,正如宋徐意一《北苑茶词》所写的:

  “官焙春纲入贡时,担头猎猎小黄旗。甘香不羡尝阳羡,密待天颜喜可知。”还有人明确将原因归于北苑茶优于顾渚茶:“顾渚惭投木,宜都愧积薪。年年号贡御,天产壮瓯闽。”(丁谓《北苑焙新茶并序》)当时北苑有专制贡茶的官焙三十二所,制作的贡茶是龙风团茶,于是茶诗中到处可见“北苑”“龙团”。可以享用到贡茶的自然不是寻常百姓,“贡入明光殿,分来王谢家。”(宋郭祥正《元舆试北苑新茶》)“样标龙风号题新,赐得还因作近臣。”(王禹偁《龙风茶》)“政和官焙雨前贡,苍璧密云盘小凤。京华谁致建溪春,睿思分赐君恩重。”(惠洪《郭祐之太尉试新龙团索诗》)



  官员大臣、文人雅士以品饮贡茶为傲:“龙团贡罢争先得,肯寄天涯主诺人。”

(蔡襄《方推官寄新茶》)“鸡苏胡麻留渴羌,不应乱我官焙香。”(宋黄庭坚《以小龙团及半挺赠无咎并诗用前韵为戏》)



  贡茶制度的推行,虽然对茶业发展有一定作用,但茶农却往往因此不得安生。

“终朝不盈掬,手足皆麟皴,悲嗟遍空山,草木为不春。”(唐袁高《茶山诗》)

人们不禁要问:“朝廷玉食自不乏,何用置局灾黎元?”———明明朝廷什么都不缺,为什么要这样折腾老百姓呢?

前人用寄语的口吻揭示了简单的答案:“传语后来者,毋以口腹媚至尊。”(清查慎行《和竹A0御茶园歌》)


文章来源于  潘向黎 《茶可道》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